您现在的位置:海峡网>新闻中心>福建频道>南平新闻
分享

作为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武夷山保存了世界同纬度最完整、最典型、面积最大的中亚热带原生性森林生态系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的关键地带——

活水源头涵养生态科研

海峡网4月15日讯 (福建日报记者 张辉 通讯员 黄海)日前,南京林业大学外籍教授凯文等人,在《ZOOTAXA》杂志上发表广义角蟾属一新种——雨神角蟾。该新种发现于武夷山国家公园,系凯文团队开展科研活动时意外所获,此后历经两年的搜寻和标本采集,最终鉴定得名。

武夷山凭借丰富的物种、优良的遗传、多样的生境,为广大科技工作者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与平台。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以来,当地生态文明建设开启新篇章,生态科研也迎来了更多可能性。

时隔55年再次发现蛙类新种

凯文是两栖、爬行研究领域的专家,与雨神角蟾结缘,是一次意外之喜。

2014年6月14日,凯文一行人来到武夷山桐木关挂墩村开展野外动物调查。其间,他捕获一只难以辨别出物种的蛙类。“起初,我们认为它是挂墩角蟾,拍照后便放生了。”事后检查照片细节时,凯文发现这只蛙明显区别于挂墩角蟾,“挂墩角蟾的背部纹理呈‘X’型,它的则接近‘Y’型,且看起来比较胖、较短,鸣叫频次要低得多。”

凯文求教我国专家,但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这可能是个新物种!

“当时我极度懊悔,一个潜在的新种竟被忽视了。”次年6月,凯文重返武夷山,希望再度邂逅失之交臂的新物种。第一天,没有收获;第二天,无功而返……直到第六天的雨夜,倍感沮丧的凯文才又发现了两只个体。他用“狂喜”来形容彼时的心情。此后的一年间,凯文团队相继收集到20多只标本,并启动新物种鉴定工作。

“发现一个两栖或爬行动物新种是极其困难的。在美国,大约每10年才能发现一个两爬新种;放眼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每年大约可以发现10多种两爬新种,但必须基于对研究区域的充分了解,以及长期、持续的野外调查经验。”南京林业大学生态环境学院院长阮宏华表示,雨神角蟾的发现极具研究价值和保护意义。而此时,距离武夷山区上一次发现蛙类新种——武夷湍蛙,已过去整整55年。

“武夷山环境优美,以至于我想成为它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这里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还有大量在武夷山栖息的两栖、爬行类动物,我至今还没有调查到。”凯文说,他对下一次武夷之行早已迫不及待。

好生态为科研创造土壤

在武夷山,发现新物种并非新鲜事。

不久前,福建本土植物考察队在国际期刊《Phytotaxa》发表天麻属新种——发现于武夷山的福建天麻。由此,福建兰科植物再添新员。而在昆虫领域,过去百年间,当地发现的新种超过800个。

优良的生态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为新物种的发现,提供了可能。

“武夷山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保留有2.9万公顷原生性森林生态系统,包含了我国中亚热带所有的植被类型。”武夷山国家公园科研监测中心主任李庆晞表示,良好的生态环境和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武夷山地区化身地理演变过程中生物的“天然避难所”,成为公认的“东南植物宝库”“世界生物模式标本的产地”。

来自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福建武夷山生物多样性研究信息平台数据显示,当地已查明的物种总数超过1.1万个。作为福建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试点,武夷山去年的生态系统实物量与价值量总值为2219.9亿元。

在武夷山开展生物多样性研究,可以追溯至数百年前西方传教士的探秘之旅。

在大山深处的挂墩村,至今保存着一处古教堂遗址。1872年,法国传教士一边在此布道,一边进行生物科学考察。数百年间,挂墩村出产的脊椎动物标本超过50种。以之命名的物种不在少数,挂墩鸦雀、挂墩角蟾、挂墩鳞毛蕨等广为人知。

新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成立之后,武夷山生物多样性研究真正实现由本土科学家当家作主。

1979年,武夷山国家级重点自然保护区挂牌成立。同年,国内科研机构、大专院校的科技工作者组成综合考察队,在武夷山地区开展科考活动,进行兽类、鸟类、两栖类、爬行类、鱼类以及昆虫调查。

“这次科考前后历时十年,采集各类标本100多万号,发现了一批新科、新属、新种。”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程文舟说,此次科考摸清了武夷山自然资源的家底,填补了部分区域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空白。

2010年,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福建武夷山生物多样性研究信息平台上线。作为全国首个区域性生物多样性研究信息平台,它实现了90%以上的已知物种信息的采集建库,建立了完整的武夷山物种多样性数据库,为当地自然资源保护与开发提供科学依据。

国家公园视角下的生态科研

2016年,国家发改委批复《武夷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试点实施方案》,将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武夷山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和九曲溪上游保护地带,纳入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武夷山成为全国首批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之一。

“我们正在努力将武夷山国家公园建设成为生物多样性保护示范区域,生态系统修复、生态价值实现和生态教育展示样板区域。”程文舟表示,国家公园体制创新为武夷山生态保护注入新动能,也为当地生态科研的发展带来新机遇,“我们将构筑共建共享平台,推动与各大高校、科研院所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提高国家公园科学研究和科技创新的能力,共谋绿色发展”。

“我们大力开展武夷山国家公园自然与文化资源科学研究、监测,不断改善科研监测基础设施,构建科研监测指标体系,提升科研监测水平。”李庆晞表示,去年以来,黄岗山、挂墩等地累计共拍摄照片和视频约8000份,记录有鬣羚、赤麂、毛冠鹿等8种哺乳动物,黄腹角雉、白鹇、勺鸡等7种鸟类。

近年来,武夷山国家公园加强与国内外高校及科研院所合作,先后与武夷学院、福建农林大学、南京林业大学、福建师范大学、福建省林科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广泛开展各项科研监测活动。

未来,武夷山国家公园的科研工作则将更加关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课题,聚焦保护与发展的矛盾。

“既要保护生态,又要发展产业、关注民生。”程文舟说,在武夷山地区,毛竹、茶叶等产业是村民主要收入来源,旅游等新业态方兴未艾,但不可避免地对生态产生影响,“我们将深入研究原住民、茶产业、旅游业等对自然资源和生态保护的影响,对茶山茶园种植规模、环境影响适宜性进行科学认证和评估,并制定管控标准和措施”。

当前,武夷山国家公园正与武夷学院合作申报《武夷山国家公园旅游环境承载力预警机制》,与福建农林大学合作申报《武夷山国家公园茶叶种植与环境影响评估研究》。这些课题将有助于生态保护与产业、民生互馈发展,探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更多实现路径。

责任编辑:黄仙妹

最新南平新闻 频道推荐
进入新闻频道新闻推荐
深圳被砸男童去世 男童被砸身亡事件始
进入图片频道最新图文
进入视频频道最新视频
一周热点新闻
下载海湃客户端
关注海峡网微信